您的位置: 朝阳资讯网 > 游戏

奇门散手 第三百零二章 张大警官带来的契机

发布时间:2019-09-24 18:07:29

奇门散手 第三百零二章 张大警官带来的契机

更新时间:

听了唐宁这句看似敷衍内里实在的话,笠原纯子那没有经过任何化妆品修饰,没有经过任何一种有色无色唇膏涂抹,仍旧泛着一丝丝水润闪亮的光泽,极为挑逗男人原始欲/望的淡粉色娇嫩双唇动了动,最终有些羞涩的垂下了眼帘,没有再説什么。也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双手捧过一只茶杯,袅袅升起的热气当中凝视着杯中的淡绿色茶水,伸出根手指在杯口摩挲着。

或许她从唐宁的眼神,话语,表情里面感觉出了一diǎndiǎn微妙,但是不足以当面言到的东西。让她内心深处为之荡起涟漪的小东西,很甜蜜,很温馨,这种微妙的触动让她身体微微颤栗,脸孔儿发烧。闲暇时,睡梦中,曾经憶想过这种直冲内心深处的冲击,但没想到会来自于一个小她几岁的小男生身上。有些心慌,有些困扰,总之是很烦乱的心绪,让她两颊红晕更盛,愈浓,俏丽夺目的容颜不由得让人心神皆醉。

场面有些寂静,沉默,暧昧的气氛在渐渐弥漫。

明知道对方是误会了,但唐宁还无从解释,因为他自己的心里还没有拿捏准确,到底有没有所谓美色作祟的原因在内。所谓越描越黑,这种事情不解释要比解释好得多。

唐宁端起杯,借着喝茶之际,化解这种暧昧异样的尴尬气氛。

几口清茶入口,虽然很热,和外面的天气一样的炎热,但是经过高超的手艺泡制出来的茶水伴着浓浓的茶香,顺着喉道流入胃里之后,好像所有的味道都分成了丝丝缕缕的无数条细流儿,流遍了全身各处,那种感觉……嗯,怎么説呢?很惬意,很舒服。如果闭上眼睛,细细地品味,思绪可以悠然神往到任何地方。

果然,茶叶,水质相同,但是不一样的人泡制出来的茶,味道就是不一样。难怪那些居于社会dǐng尖的权势群体,大都有自己专用的茶艺技师。

嗡嗡……震动的声音,打破了暂时的沉静。

唐宁右手正端着杯子,伸出左手在右侧裤兜一摸,是自己的。

仰脖喝干了右手杯里最后一口茶水,放下杯子,把掏出来一看,号码很陌生,眉头皱了下,随即对笠原纯子笑了笑,道:“有打进来,抱歉,我接一下。”

“嗯。”

唐宁接通,起身站到窗前。

“喂,哪位?”

里面传出来的声音让唐宁一愣。惊讶的问道:“张大警官?怎么是你?你怎么有我的?”

“周宇那小子告诉我的,你现在哪里?有diǎn事情要找你帮忙?”里那位曾经跟他在急救中心有过一面之缘的张景胜张大警官説话的口音急促,语气甚急,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呵呵,我説张大警官,您没搞错吧?有事找我帮忙?您是不是找错人了啊?我能帮你什么啊

奇门散手  第三百零二章 张大警官带来的契机

?”

“你以为我想啊?这不是想找只瞎猫碰碰运气嘛!别废话了,赶紧説,在哪儿呢?我马上过去。”

“我看您就甭麻烦了,我……”

“少废话,在哪呢?痛快diǎn儿!”

得得,里这位看这架势是真遇到什么事了。难道发生了什么案子?可是就算有什么案子,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啊?想找人帮忙,也没道理找到自己这里来呀?这不是进错了庙门,烧错了香嘛?

唐宁心里腹诽不已,但嘴上没怎么耽搁,报出了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

挂断,重新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对笠原纯子道:“是个警察,我让他来这里没问题吧?”

听明白了他言下之意,笠原纯子摇摇头,道:“没事,这里本来就是对外营业的地方。除了内部人,没有人知道这里是雾隐北辰在中国武林界的一处据diǎn。不过,唐君,纯子想、想……”

眸波儿似水,眼含请求,轻咬樱唇,欲言又止。

唐宁从对方的神情上猜到了她想要説什么。diǎndiǎn头,道:“放心吧,从我这里,保证不会泄露出去。但是咱们得把话説在前面,等以后的什么时候,这里被人勘破了,别到时候找到我的头上就行。”

“不会。这里已经存在十多年了,而且对中国武林没有任何的恶意。雾隐北辰在中国各大城市基本上都有这种据diǎn,大都已经暴露了。包括这里在内,只有极少数还暂时处于隐秘状态。不过,嗯,即使暴露了也不必担心。中国不少的武林门派同样在日本设有据diǎn。单在雾隐北辰势力范围内就有三家。而且我们从来没有去找过他们的麻烦。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

唐宁怔了怔,随即咧嘴笑了,“我明白了,这就像是潜入对方地盘内的谍报人员,双方都知道他们的存在,但只要无甚大碍,都是默许的。对吧?而且,如果有需要的话,还可以装作无意间,把刻意要泄露的情报泄露出去。”

“嗯,差不多吧。”笠原纯子脸色红晕渐退,正色道:“所以唐君你不用担心背上里通外敌的罪名。”

唐宁被她这句话逗得更乐了,道:“纯子姐,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乎那些所谓罪名的人吗?我行事但求随性随心,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别的……我不会在乎。”

“唐宁!”笠原纯子秀眉颦起,一声娇嗔。

“哟,不叫唐君该叫我唐宁了?呵呵,纯子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我年纪小,但不代表我不懂事。流言猛于虎,利过刀,罗织罪名,怀疑栽赃,杀人不见血这种事情我也明白,以后行事我会注意分寸。”

笠原纯子心里稍安,微微抬起头来,俏目闪现着异样的光芒,仿佛初次认识唐宁似的在他身上打量,好半天,才轻声问道:“能告诉纯子,你具体年龄吗?”

“十七呀?怎么了?”

笠原纯子摇摇头,“没怎么,就是感觉……”

“感觉不像?”

“嗯。”

被她这种目光盯得脸色有些发窘的唐宁干咳了两声,以掩窘态。“那个什么,纯子姐,你不会是真被我这种面嫩的成熟魅力给吸引了吧?”

“贫嘴!”

“呵呵。”

看着面前这张白净洁嫩,精致到无与伦比的绝色容颜,唐宁心里不禁在想,如果以后飞飞能长成这种程度,唐宁我就知足了啊!

蹬蹬,有人上楼来了,而且很急,脚踏木制楼梯的声音清晰入耳。

很快,张景胜那宽阔的身形从离唐宁他们的座位十多米远,西北角的楼梯口处显现出来。大盖帽,绿色警裤,淡绿色短袖的夏季常服。

目光满场一扫,扫到唐宁所在的位置,甩开大步走了过来。

“张警官,先不用着急,有什么事,等喝口茶缓口气再説也不晚。”

“哼哼,人不大,倒是挺会享受。”张景胜从身后扯张椅子过来,大喇喇坐下,摘下帽子当扇子用,直接抻抻袖口抹了把头脸上的汗渍,端起笠原纯子给他倒满杯的茶,刚抿了小口,就转头噗地一声吐了出去。

“外面儿的天就够热了,你们还喝这么热的茶?没毛病吧?”大手一挥,扭头大声招呼,“服务员,来两瓶冰镇的矿泉水,越凉越好,最好是带冰块的那种。”

吼完,咧咧嘴,拿帽子扇风,好像越扇越热,索性把帽子往桌面一扔。挪动椅子,往唐宁跟前儿靠了靠。

在谈正事之前,先用眼睛瞟了瞟对面的笠原纯子,问唐宁:“这姑娘是谁?你女朋友?好像比你大呀?”

“我説张大警官,有事儿説事儿,别瞎猜,人家是我姐。”

“哦,我説嘛。”随即挺直了腰板,跟笠原纯子道歉,“抱歉,姑娘,你别介意。我这人説话就这样,直来直去,没有冒犯你的意思。”

“没事。有事你们先谈,我过去一些。”

待笠原纯子起身离开,过了会儿,估计再説话,对方也听不见了。张景胜才打趣儿道:“这姑娘不错,有眼力劲儿,而且还绝dǐng的漂亮,以后有机会的话,发展发展。”

“大叔,我可以理解为你在撺掇我早恋吗?”

“撺掇个屁。你们这些半大的小子,难道有人管着看着,就不早不恋了?”张景胜满脸的不屑。很快,不开玩笑了,满脸的正色,表情严肃地开始説起了正事。

“我们辖区昨晚发生了件案子,死了三个人……”

“等等,警官大叔,您的辖区内发生了凶杀案,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景胜眼珠子一瞪,没好气的道:“你小子急什么急啊?听我説完行不行?”

“行行行,您説,”

“事情是这样……”

接下来,张景胜把案子简单带过,着重详尽地描述了一下尸体的体征表象,最后道:“省刑侦总队的法医博士都查不出来死因,也就是説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畴。也或许是发生了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灵异事件。我想你们都是习武之人,你好好回想一下,在你们这些懂功夫的人里面,有没有什么邪门功夫杀了人之后,能造成具有这种尸表特征的死亡现象?”

岂料,唐宁听完他的叙述,彻底陷入了走神当中。

有句话怎么説来着。当陷入黑暗的谜团,茫然无措之时,总会有那么一缕曙光在你预料不到的情况下陡然降临。

大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莱芜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吴忠性病医院哪家好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在线挂号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