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朝阳资讯网 > 时尚

俺是一个贼 第四百零二章 奇怪的树

发布时间:2019-09-24 16:27:57

俺是一个贼 第四百零二章 奇怪的树

慕容小天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其实,究竟为什么要来这里,连慕容小天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也许,不过是好奇的举动而已。

“大哥,鬼虫又看不见,这水有什么好看的?我们还是回去吧?”小六子还真有点担心,慕容小天会跳下去。

虽然认识了慕容小天没多久,可小六子也看出来了,他这位大哥,胆子实在不是一般的大。

“回去?”慕容小天嘿嘿一笑:“回去自然是一定要回去滴,不过,也不能白来,好歹也得带点鬼虫回去。”

看到这潭水,以及想想这异常恐怖的‘鬼虫’,到让慕容小天一下子想起了《命运》里面的那个‘玄冰寒水’,当时也是无意的举动,可后来‘玄冰寒水’给他带来的好处,价值之大简直就是无法估量。

也许,这‘鬼虫’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说不定。

你的明白,很多的事情,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不要以为,空间领域之门在这迷雾林里,它以后就还会在这里。

这个道理,慕容小天他自然懂得。

因此,既然来了,就绝对不能空手而回。

“大哥,你没发疯吧?这鬼虫又看不见,根本无法捕捉,一但让它沾到你,就彻底玩完,”小六子吓了一大跳。

“你大哥我有那么蠢吗?放心,鬼虫离不开水,你大哥我绝对不会让一滴水沾到身上。”

慕容小天自信的笑笑,立刻从‘终极仓库’里把‘怪鲶鲨’的皮,筋,以及被他切割成一块块,‘怪鲶鲨’肉上的肥油刮了一些下来。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小六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我做些皮袋子,把这鬼潭之水连带着‘鬼虫’一起装走

俺是一个贼  第四百零二章 奇怪的树

,这总不成问题吧?”

“可是,你就不怕鬼虫的毒性,把这皮袋子给腐蚀掉?”小六子这次到是有些聪明了起来。

“腐蚀掉就腐蚀掉呗,我又不会把这袋子挂在身上,就算是这袋子被鬼虫给吃了,还是一样沾不到我身上,又有什么关系呢?”

慕容小天嘴上说的轻松,可实际上还是有所担忧的,一旦这袋子给‘鬼虫’弄破了,还不把自己的‘终极仓库’里面给弄的一塌糊涂?

当然,也许他的担忧根本就是多余的,‘终极仓库’可不比他当初的‘混沌之戒’,里面必备了生命生存的条件,搞不好,‘鬼虫’放进去,要不了多久就会死光光。

可慕容小天还要这么做,也不是没他的道理。

明显,‘鬼虫’既不是魔兽,也不是圣兽,更不是魂兽,它应该是属于特殊空间领域的未知生物,关键还在于它的特点见光死。

离开了水,见了空气,很快就会死亡,那么,从理论上来讲,它的生存条件,并不需要空气,也就是说,在‘终极仓库’那样封闭的地方,反而适合它生存。

再说,‘怪鲶鲨胆’,是可以解‘鬼虫之毒’的,那么,‘怪鲶鲨’的体质,绝对是具备了与‘鬼虫’性质相抗的特点,被‘鬼虫之毒’腐蚀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总之,不管怎样,总的尝试一下不是?就算是失败了,又能有什么损失?

“反正,你就是常有理!”六子无话可说了。

“不是我常有理,而是我说的确实有道理,你不服都不行,”慕容小天“嘎嘎嘎”的笑起来。

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你首先的用刀,把‘怪鲶鲨’的筋分离成一根根的筋线,还的弄出一根针来。

筋线到是不难分离,主要还是针,当初开启克巴多镇那个地牢密室,慕容小天拿了胡一桶的一支簪子,到是可以排上用场;把后面一段截掉,然后打个孔,就是一根针了。

可是,如何在簪子上打个孔,就把慕容小天给难住了。

胡一桶给他的,那可是一支金簪,开孔岂是那么容易的?

最后,慕容小天不得不采用土办法,用‘怪鲶鲨’的骨刺做,在骨头上开孔,总比在金上面省事多了吧?

看到慕容小天半时天弄不出一个孔来,小六子就嚷嚷开了:“大哥,用的着这么费事吗?我老娘哪里有针,而且我娘针线活一流,让她做不要半个时辰就能搞定。”

“六子,从我认识你,这是我听到你最有营养的一句话了,tmd,你怎么不早说?慕容小天二话不说,把‘怪鲶鲨’的筋,皮,一股脑的全给了六子,催促道:“赶紧拿去让你老娘做,我在这里等你,对了,回来的时候,别忘了把你老娘平时用的锅和瓢带来。”

“大哥,你要那玩意干啥呀?”

“别问那么多,快去快回!”慕容小天连连挥手。

“大哥,我不在的时候,你可千万别乱来啊!”六子头也不回的边跑边喊。

“操,才刚夸完你,立马就较上劲了!”

望着小六子越跑越远的背影,慕容小天摇头苦笑。

目光四处扫视,慕容小天漫不经心的开始四处走动起来。

鬼潭山谷之外,慕容小天自然是不敢去了,起码,现在是绝对不能去。

六子他娘的警告,你绝对不能不当做一回事,其次,弄上些‘鬼虫’,他就得抓紧时间赶往符文之城战神殿,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小心翼翼的闲逛了十来分钟,没发现有任何生物活动的迹象,整个山谷之内,寂静的就如同一片死寂。

慕容小天的目光,却突然在一颗大树上停了下来。

非常奇怪的,慕容小天从未见过的一颗大树,整棵大树的树干,通红如血,就已经非常奇特了,更不可思议的,所有的树叶,却又洁白如雪。

你妹的,白色的树叶,别说是见了,连听也没听说呀!

这大树之上,还结了一颗果实,一颗有拳头一般大的果实,更不可思议的是,这黑色透亮的菱形果实,更象是一块晶石。

“靠,这大树之上,也能长出矿石来?”慕容小天伸手摸开了鼻子。

...

广东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南平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伊春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坐车怎么去
石家庄爱尔眼科医院费用高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